地图
地图

人生如梦

写下这个题目后,有太多话想要倾诉,却不知从何时何处开始,一时失言,脑中空白。

引用一句诗词来开篇,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


人生的记录这个东西,是需要一定的契机、激情以及充足的时间的,到现在才谈及这个话题,倒是令我自己有点惊讶,毕竟要问我最感兴趣的方面,「中国古代史」是唯一的答案,没有之一。

具体来说,就是从 西周到南宋 (前1046~1279年) 的这一段时间,“兴趣之最”当属 春秋战国 (前770年~前221年)、三国时期 (广义的,184年~280年) 以及 李唐 (618年~907年)。




简单地记录一下,我与中国古代史的一些历程。

对历史兴趣的萌芽,自然是记不清的,小时候不仅仅是爱看动画、漫画,电视剧。还有很多父亲在寒假时期,饭后、睡前跟我讲得那些民间故事,比如三国演义、西游记、封神演义,以及一些说不出朝代的寓言、童话、志怪故事等桥段,百听不厌。

真正对历史兴趣的形成,可以很确定地说是,初中,七年级。而打开我历史大门的则是,汉武帝。是这个历史人物,让我废寝忘食地畅游在历史的长河中,就像打开了一个山洞中的宝藏之门,展现在我眼前的是数不尽的无价之宝。

从“汉武帝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我的目光被儒家牵引,追溯到春秋战国,一个长达500年的社会巨变时期,其中的政治、军事、思想、文化等极其繁荣,在文章这里就不展开了。要说春秋战国最吸引我的,还是它的思想和文学,也就是 「诸子百家」和 “史诗文”,文学方面,比如《春秋左传》、《诗经》、《楚辞》,以及思想性和文学性皆备的诸子散文;思想方面,无疑是奠定了中华文化的「诸子百家」,关于诸子百家的一些想法,我在之前的 观「诸子」有感 中详细记录了。

而对于李唐的向往,则是那一统盛世的开放和才情。唐朝的文学成就是不需要做过多解释的,那一篇篇诗文经典从古至今,引起了无数人的共鸣,陪伴他们消极失意,也陪他们潇洒旷达。对古代历史有兴趣的,古代文学也绕不过的。在以后的时间里,我肯定会记录下来我与诗文的那些故事,这又是一个庞大而又耗时的工程。

总的来说,我喜欢的,是春秋战国的思想哲学,是唐朝的诗词歌赋。对于三国,情感是复杂,且随年龄变化的。

这篇文章的主要话题,还是那个无数人都谈过,都讲过的,都懂得一点的三国。我并不是大师,没有什么价值的学术见解。我也不是谁的粉,捧这个,踩那个。我想写的,仅仅是我与三国的故事罢了。




青史一页会记得,你们都是强者。

🎵 一捧江山在掌握 - 张佳



最近因为一个契机,稍稍回忆了一下三国。我对于三国的认知,也不外乎:三国演义,三国志,央视三国电视剧,动画版三国演义,三国衍生游戏,易中天品三国,以及网上的只言片语、残篇断句等等。



太多太多英雄,孤独地 追求自己的理想,最后大多难以对抗士族地主阶级登上政治舞台的历史潮流。

孤独的曹操,三国时期第一人,在「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」中抱憾离去,也带走了只属于他的曹魏。去世之后,他的儿子曹丕在称帝的交易中彻底葬送属于曹操的理想。

孤独的刘备,除了姓刘之外白手起家的英雄。“小时候喜欢刘关张,因为是主角。大一点喜欢吕布赵云马超,因为游戏形象。成熟了之后喜欢曹操诸葛亮,因为知道了能力重要性。现在反而重新敬佩起来了刘关张,因为经历。”刘备去投刘表的时候已经45岁了。45岁还一事无成,却有不甘于人后的倔强,谁又能体会到呢?在看动画版时,印象最深刻的是,夷陵之战的那把大火葬送了季汉的巅峰,刘备暮雨击鼓时回忆桃园结义的场景,在音乐的刺激下,眼泪止不住的流。

孤独的孙权,一个无依无靠的外来者,未成年时内忧外困的接过父兄的基业,必须依靠本地势力交换权力,他也许在意的只是吴国姓不姓孙。对本地士族的不信任,导致晚年疑神疑鬼,冷落张昭、逼死陆逊,又因为“借荆州”的事件对去世的鲁肃三分微词。如果周瑜没有英年早逝,是否善终还不得而知。

荀彧也肯定是孤独的,曹魏当之无愧的二号人物,孤独得在理想破灭时,毅然选择了以死明志。荀彧的死是一个迷,但是丝毫不影响我们理解他在死之前内心的痛苦和煎熬。颖川荀氏,名士风骨。大汉忠臣,王佐之才。

最孤独的,可能还是诸葛亮吧。公元220年,曹操去世,曹丕称帝,真正的三国才正式开始。说夷陵之战的失败,导致了三足鼎立,倒不如说是220年一大批人才凋零,促成了三国鼎立,曹操,关羽,程昱,吕蒙,甘宁,法正,蒋钦等,都是同一年去世。

诸葛亮接过了蜀汉的重担,展现了他天才的政治才能,去完成他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」的“兴复汉室,还于旧都”。这不是他的愚忠,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」表现的是做事不问可不可能,但问应不应该。

即使是诸葛亮,也无法阻挡历史潮流,逆天改命。利用常年北伐,使国家长期处于战争状态,转移内部几股政治势力的矛盾,政治上依法治国,以身作则,但也减少不了战争的巨额费用,最后的效果也只是续命而已,但终究没有愧对大汉二十四代先帝,没有愧对刘备的三顾之恩,最重要的是,没有愧对自己的理想和坚守。

其实炎汉的灭亡,在夷陵之战失败时就已经决定了。说夷陵之战之前是季汉的巅峰一点都不为过。古代冷兵器时代的战争,拼的是土地粮食和人口。北方土地肥沃,人口众多,当时的中国南方大多是蛮荒之地。中国历史上经历了两次大量人口南迁,直到南宋,南方的经济才超过北方,所以从理论上来说,只有在南宋之后的时间,中国可以由南向北统一,事实上大明王朝就是由南向北统一,就是这样,还被北方的朱棣篡位。

可以想象诸葛丞相在这样一个情势下,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最后活活累死,病逝五丈原,是多么的独孤,「出师一表真名世,千载谁堪伯仲间」,难怪心系苍生,胸怀国事的杜甫是诸葛亮的迷弟。

「看人间,有几番迷离。躲不过,凄风冷雨。」

听歌的时候想到诸葛亮初出茅庐时,嘱咐童子打理田地,功成归来耕种,瞬间眼中含泪,潸然泪下。

《三国演义》实际上是人们心之所往的集中体现,而罗贯中则是集大成者。

比如说没有貂蝉,也要塑造一个“貂蝉”。‬

‪貂蝉可以说是由群众创造的,是舍身为国的大义,是乱世的牺牲品,是可怜的女英雄。‬

🎵 貂蝉已随清风去 - 万山红



辜负了锦绣年华,‬
‪错过了豆蔻青春。‬
‪为报答司徒大义深恩,‬
‪拼舍这如花似玉身。‬
‪从今后再不见尔的身影,‬
‪也再不闻尔的声音。‬
貂蝉已随着那清风去,
化作了一片白云。

——《貂蝉已随清风去》

悲剧英雄也,令人惋惜不已。




然而悲剧的不仅仅是英雄,更多的是平凡的人。

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。

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过,

对于一个人来说最高的荣誉,无疑是“名垂青史,流芳百世”。

但是青史上留名的又有几人呢?大多数人不过是碌碌终身的凡人罢了,99%的人活得很悲哀。

“时岁大饥,人相食。”
“天下饥荒,人民相食。”
“人民机困,二年间,相啖食略尽。”
“五官将知忠尝啖人,因从驾出行,令俳取冢间髑髅系著忠马鞍以为欢笑。”
…………

还有比这些更让人痛心的么?

沉迷于英雄豪情,慷慨悲歌的我们,在三国时期绝大部分人都是那“遗于野”的白骨。

这里又不得不引出那个千古难题: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或者说人生在世到底是为什么而活?

结合自己的经历不禁感叹。

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

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」

在浩瀚的宇宙和伟大的自然面前,社会的那些残羹冷炙显得如此渺小,但对于个人来说,又是无可奈何。

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,生活的那些琐事,相比于生死离别来说,又显得不值一提。

死亡是意识的消逝,是物质的解体,是他人的怀恋, 是自我的放逐,是自然的规律,是生态的循环。死亡总有一天会到来,在生命的尽头,你将彻底不再是你,就算有所剩余,其实和你也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当然,确实有超越生死的东西,那就是另一个话题了。

活着就会有一个个烦恼接踵而至,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,嘴上说得冠冕堂皇,背地里却干了无数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离开没有自由的地方,然后发现无处可去。仿佛世界上没有一处容身之所,桃花源只在梦中。

渺小和无力,让目前的我还无法回答「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」

万物皆有所待,我仍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
时代需要英雄。

也可以说《三国演义》满足了中国人的一场美梦,圣君梦的刘备,清官梦的诸葛亮,侠客梦的关羽张飞。

由自己的经历,以及各种史料、小说笔记,很容易去想象在那样一个时代,底层人民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。即使是在现代社会,一个荒谬的“太平盛世”,因言获罪,自古以来。生活中的“个人”显得无可奈何,无处言说。我们急需要一位“刘备”,一位“诸葛亮”,退而求其次,有“关羽张飞”也是欢喜的。而这些也不过是在梦中罢了,是生活、使得三国更添悲凉。曹操是孤独的,诸葛亮是孤独的,很明显,我也是,每个平凡的人都是。

孤独中还透露着无助。

三国无疑是悲剧,但这个一出出悲剧中,还蕴含着情义的光。




豪情相依,生死相伴
天涯无处,不念桃园
三人成众,何惧患难
诚心能纵沧桑变幻

🎵 四季 - 曾黎



说到情义,没有人不向往“桃园结义”,越是向往的东西,就越是求之不得,可惜“桃园”是公认的空前绝后。

如果不是桃园结义的情义,刘备暮雨击鼓的悲凉也不会让曾经少年的我至今难忘,直击内心,感同身受,悲痛不已。

越长大,就越能感到这个金钱社会的利益关系链,无情无义,唯利是图,甚至不惜侵犯别人的权利,昧着良心去做利己之事。人人自危,自己的正当权益都得不到保障,变得只能明哲保身度日。苦中作乐,从头到脚的失望;强颜欢笑,由内而外的心寒。这个局面不是一天造成的,也不是一个人造成的,还是一双双无形的利益之手,一次次偏离选择出来的结果,可惜的是没有英雄能够力挽狂澜。

在这种对比之下,就更是欣赏三国的情义和血性,更是感叹三国的悲凉和痛心,更是向往三国的英雄和美梦

曹孟德瞝酒临江横槊赋诗,正欲澄清宇内一匡天下,火烧赤壁了;
周公瑾谈笑之间烟卷赤壁,正欲西进巴蜀两分天下,遇疾暴亡了;
关云长水淹七军威震华夏,正欲挥师北伐兴复汉室,白衣渡江了;
诸葛亮六出祁山火烧司马,正欲克复中原还于旧都,天降大雨了;
…………
还有“秉忠贞之志,守谦退之节”的荀彧;
还有“”大丈夫生于乱世,当带三尺剑,立不世之功”的太史慈;
还有“臣等正欲死战,陛下何故先降?”的姜维。
…………

梦是要醒的。

「弹指间,九九归一。」

三国归晋,这一切,最后都输给岁月。

任你雄心壮志,任你英雄盖世,任你计谋百出,到头来都是一场空。这就是悲剧,只能看,无能为力。


一段三国,就像是一场梦。那些运筹帷握、浴血奋战、倾心托付、蹈死不顾,意义又何在呢?

人生亦如是。

人力渺小,事多徒劳,天地茫茫,万事皆空。

「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」